您好! 欢迎来到南昌德雷建材有限公司

合肥一对孤寡老夫妻签下协议,把房屋留给侄子!侄子却做出……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4-30 08:27    浏览量:

合肥市的范爷爷、李奶奶老两口求助,老两口有一套回迁房,因为名下没有子女,十几年前签了个协议,将来把房子留给侄子,但是这些年侄子对老两口并不好,老人现在不愿把房子丢给侄子了 。

范爷爷和李奶奶老两口今年都78岁了,李奶奶与前夫离婚后,经人介绍来到了合肥嫁给了一直独身的范爷爷。两人结婚时都已经40岁,婚后一直没有生育子女,这么多年老两口互相搀扶着也过来了。

2003年的时候,老两口在老房子的拆迁了,2006年安置了回迁房,2007年同村子的人都住到了这个小区的新家。

由于范爷爷和李奶奶老两口都不认识字,也没有儿女,所以拆迁的很多事宜都是由侄子们代办的,老两口当年拆迁选房的时候只想着选个小房子够住就行。

李奶奶说,“我们原来想要个40平米的,我们两个住个小的。但是被告知40平米的给人抢掉了,说要60的,60也没了。要80的80也没了,最后搞了个100平的,100的买不起。”

小户型房子被抢完了,老两口只能申请了一套101平方的房子,按说这个房子的面积超过了一户两个人的安置面积。但李奶奶说,当时并没有人通知他们补房款,他们老两口就直接住进来了。后来还是侄子范大叔告诉他们,这套房子要补5万9千元,是他替老两口交的钱。

李奶奶说,“他说这个房子要补5万9,但实际上补没补钱我们也不知道,也没有收据,也没什么根据。我们怎么晓得花钱没花钱,我们自始至终都不知道需要交这笔钱。”

在老两口家里,我们看到了一份协议书,时间是2007年10月28日,也就是老两口刚搬进新家没多久。协议书甲方是老两口,乙方是侄子范大叔。协议写着:该安置房需要找补的五万九千元费用由侄子全部承担,今后老两口去世后,其房屋归侄子所有。在协议的下方,有老两口歪歪扭扭的签名。

李奶奶告诉记者,“房子分到的时候侄子就盯上了,他没经过我们同意写协议 。我们也不识字,老伴名字都写不上来,我就会写自己名字。我不懂叫我们签什么,不知道是为什么稀里糊涂就把字签了。我们当时有没有问他 ,就大意了,后来我们找人看了。”

李奶奶说,当时在协议上签字时并不知道协议上写的是啥,而让侄子交房款也不是他们授意的,侄子始终也没拿出什么交款凭据。但范爷爷没有儿女,想着如果侄子可以赡养他们,以后房子留给侄子也未尝不可。可日子一天天过着,他们觉得侄子好像并不孝顺。“逢年过节从来没说来看望过,都就跟陌生人一样 。他没有尽到服侍的义务, 尽到了我们也没话讲了。”

协议上的第五条,侄子范大叔亲手写了:今后老两口生病期间,范大叔需尽到服侍的义务。李奶奶说,“我们两个老夫妻住医院,他从来不闻不问,不去服侍,还说老伴生病生的不是时候。”

为了房子的事,范爷爷气出脑梗,这几年状况越来越不好。“他就在这老是跟我们吵嘴,到我家来打门说房子就是他的,你死掉了也是我的。我一下子气得就晕过去了。”

李奶奶说,老伴到现在一点都不能自理,烧饭烧不上来,吃药都不知道,都是她发给老伴吃。

因为房子的事儿,叔侄之间矛盾愈演愈烈。老两口告诉记者,侄子喝了酒之后,甚至还会过来敲门赖着不走。

在2007年这份协议上,第三条写着:在老两口居住期间,侄子不得以任何理由提前索要房屋。但是2017年3月,侄子却上门要房,老两口报了警。在亲戚朋友的调解下,当年3月17号侄子范大叔追加了一份承诺书,上面写着:今后二位老人与他人交往,本人不再干预,更不会酒后前去争吵。但这些年因为房子的事儿,叔侄之间的亲情淡了,老两口不太愿意以后把房子留给侄子了。李奶奶说,“不愿意给他,绝对不能给他。他就是打,不管怎样我都不给他。”

侄子家中无人,记者拨打了他的电话。电话中,范大叔告诉记者,当年这个房款确实是他交的。

侄子范大叔说,“他拆迁房是我出钱买,然后他们住。当时2007年买的付了全款,好像是5万多块钱,接近6万块钱。当时让我帮他们付这个房款, 都经过公亲了,大家都认可。然后我再出钱买的这个房子,就是自己又没有子女,就说给侄子买。”

在侄子看来,这份协议是在亲戚们见证下签的,老两口当时也并无异议。“这个都是家里事情,他们年龄大了没钱买房。我出钱给他们买房给他住,这要什么手续呢?这手续到哪里去拿,就简单签个协议,都是家里人又不是外人。”

记者:“这套房子的所有权属于老两口,这件事是无可争议的。但后期老两口百年后,这个房子的所有权能否直接归属侄子,这是目前双方矛盾的焦点。老两口与侄子对房子和协议的事情各执一词,那么协议的内容和性质到底该如何理解呢?”

律师:“如果该笔安置费用属于借款,那么该协议属于赠与协议。在房屋没有过户及其没有经过公证的情况下,老两口是可以行使法律规定的任意撤销权的。但是如果该笔安置费用或者协议当中其他内容,属于侄子对于老两口的一种赡养行为。那么在没有特殊情形下,老两口是不能撤销的。”

律师分析了两种可能,这样一来,老两口认为协议性质属于前者,5万9千元是借款,他们可以按利息还给侄子。

李奶奶说,“把房子给我,差你的账该给你就给你。如果当年他们真的帮垫付了钱也愿意还给他,把账算下来。他没有提过还钱,他就要这个房子。”

但侄子认为协议性质属于后者,是他对老两口的赡养行为,他对这个房子有继承权,他要的可不是老两口还钱。“我出这个钱也不是借给他,我就是准备买房子的。其实就是打官司我也占不到什么便宜,这个我知道。但是就是占不到什么便宜我也吃不了什么亏,总之这个全款是我付的。”

按照老两口的说法,侄子这些年对他们不太好,所以想把侄子当年交的房款还给他,从此再无瓜葛,现在只有一份协议,侄子拿不出当年交钱的发票或收据,那么当年他到底替老两口交了多少钱,真的是5万9千元吗?记者展开了调查。

帮女郎记者了解到这么些年,社区和居委会对老两口家的矛盾都知晓,也调解过很多次,但是都不能达成一致。不过当年侄子究竟替老两口补交了多少钱,还要查查资料。

工作人员朱先生说,“他这套房子只要56536.25元 ,退了2666元。他是2003年12月4号交了,应该是用拆迁款抵了一个16000元房款。2006年1月5号交了个30202.5元的现金,2006年1月6号又交了个1万3的现金。他这个房款就算交齐了,他房款就是56536.25元 。”

那么2003年刚拆迁时,最早的一笔16000元的拆迁款抵扣金,会不会是直接出自老两口的账户呢?

李奶奶说,2003年先是有一笔16000元的拆迁补偿款抵了这个房子的钱,但是我们没有得到就直接给抵扣掉了,2006年之后是否又分别交了两笔就记不清楚了。

工作人员朱先生说,“根据当时的文件政策 一个人是20平方安置面积 ,以他这个100多平的房子就等于是超了60个平方,所以他老两口分到这101平的房子是不可能不补这个房款的。”

算上多交退回的钱,这套房子最终总共应该补交5万6千多元,不到5万9,另外第一笔16000元的拆迁抵扣款是直接从老两口账户划出的,所以侄子最终为老两口支付的应该为4万元多一点。老两口之所以现在这么着急解决房子的问题,主要是因为他们俩身体每况愈下,担心无人赡养,而李奶奶早年与前夫有孩子,李奶奶的亲生女儿表示愿意赡养母亲和范爷爷。“原来离婚我那边是一个女儿,还有两个男孩子。男孩子不愿意,女儿愿意承担赡养。”

李奶奶的亲生女儿如今也已经退休,虽然母亲离开时她才16岁,但这些年一直都在操心着母亲的生活。李奶奶的女儿说,“我每年过年我是到合肥去,她生病的时候我过去照顾她。对我母亲怎么样我也对他怎么样,可以写那种保证书,拿去公证用法律来约束,我一定会赡养他们两个。”

老两口认为,侄子近年来对他们不太好,而李奶奶的女儿一直很贴心,所以想把房子留给她。但是如果老两口想拥有这套房子完全的决定权,还是需要与侄子协商,用撤销或补偿的方式来解决,如果实在协商不成,也可以用诉讼的方式来确认协议的效力。

律师说,“主张自己当时完全不认识字,无法了解这个协议的真实内容,违背了自己的真实意愿来主张合同的效力问题的话,人民法院会根据实际情况并且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来认定这份协议的效力。如果当时存在欺诈、胁迫等行为的话,这份协议可能会被认定为可撤销的合同。”

相关新闻推荐

在线客服 :     电话:400-9155-4156     邮箱: 622464521@qq.com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县小兰工业园

南昌德雷建材有限公司是以绿色环保为主,将“德国品质、值得信赖”的产品特性结合高科技新型建材原材料融入到产品中,不懈地追求可持续发展,以科技进步、产品优异、服务满意和安全环保推动规模化发展,2006年进入建筑防水行业,10余年来,为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工业建筑和民用、商用建筑、中国的家装提供防水材料供应商。

Copyright © 2016-2020 南昌德雷建材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