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来到南昌德雷建材有限公司

女性理想的悲悯与思考

作者:admin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7-03 04:46    浏览量:

这是一部当代另类女人的现实史,一个略带传奇式的女人故事。姚鄂梅的长篇小说《西门坡》(载《钟山》2013年第2期),开篇写一个女人的故事,接着写另一个女人的故事,后来又写一群住在西门坡一号女人的故事。每个女人,都是一个如泣如诉令人心酸落泪的故事。这些女人都是生活在现实边缘,都是离开男人的女人,这些女人走投无路,陷入困境,最后阴差阳错地走进了西门坡一号。正如她们在西门坡一号埋葬石玉华时说的:“将来我们也是这样的,像收垃圾一样往盒子里一装,就拉走了,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一捧灰。当初我们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只是还没有收尸而已。”

小说《西门坡》的女主人公辛格,离婚后带着女儿净身出户,走到了耶市,几经周折,最后阴差阳错,暗中受人布控被迫走进了西门坡一号。从此生活向辛格开启了另一扇窗,在一群由女人和孩子组成的世界里,一步步开始顿悟反思。整部小说悬念迭出,迷雾重重,秘中藏密,琐碎中不乏惊险,细腻里揪心不已。

小说里的每一个女人都呈现着一种与金钱物质淡泊的宁静心态。主人公辛格和丈夫离婚后,只分了10万元钱就带着女儿走了。住在西门坡一号的富家女阿玲,把自己的房子金钱全部无偿捐助。白丽莎把自己祖传的房子无私让出来容纳一群无家可归的女人。辛格把5万元全部上交,其他女人更是如数上交,身无分文。西门坡一号的这群清一色的女人,在常人眼里有点奇怪,她们是弱势的一群,她们群居在一起,好像搭伙过日子,过着类似公有制的集体生活,卖饭团、织毛衣。每人负责一个孤儿充当母亲的角色,有组织有纪律、有章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点像女人版的水泊梁山。只是这种精神对抗的是现代人追名逐利,物欲膨胀,一切向钱看,甚至有点向自我命运挑战的悲壮。

我一直觉得,在严峻的现实生活中,女人是需要呵护的柔弱存在,离婚后身处困境的女人并不鲜见,她们的生活状态大都不尽如人意。姚鄂梅在小说《西门坡》里,通过女主人公辛格离婚后,设置了一个西门坡一号这样一个奇特的女人群体。这样就好像给这些女人重新设置了一个理想王国,甚至有点乌托邦的意味。这是作家对弱势群体寄予的一种美好愿望,呼吁社会重视关注这些弱势女人。相对于男性来讲,女人本来就处于弱势,而离婚后的女人尤其是带着孩子的单身女性,更需要帮助和关爱。小说最后西门坡一号被查封,二十几条生命遭难,就是一个昭示,昭示着这个乌托邦理想的彻底告破。

小说对爱与人性的拷问作了深刻的描述,整个文本到处充满了爱。爱孩子爱友人爱女人爱弱势群体,同时也揭示了在利益考验面前暴露出的人性黑洞。例如,安旭身陷囹圄,辛格去求季真时,季真不念旧情说的一段谎话。花园是祖传的,事实是租别人的。古树是安旭和她跑了很远的路,在很远的农村用很低的价钱买来的。还有从西门坡一号女工手工织的毛衣标上红鲈鱼商标,在商店里标出了天价牟取暴力。而季真面对昔日好朋友的困境竟然说:“就算她有一定的贡献,我也早就跟她结清了,你去问问她,我给了她多少衣服,为她的杂志还有那个西门坡什么的捐了多少钱,我不见她的。”

面对昔日好友季真的人情纸薄,人心不古的绝情回答,醒悟的辛格在失望之后说:“如今所谓的朋友早已不再是分享苦难与不幸的同盟军,至多是几个能在一起寻开心的趣味相投者。”

小说中多次出现关于红鲈鱼的情节,据说年轻的红鲈鱼是雌性的,等它们老了以后就变成雄性的了。这正是以安旭为代表的当代女性梦想创建西门坡一号,从而摆脱对男性和婚姻的物质心理依赖,努力成为独立自尊个体的虚幻理想。雌雄同体的红鲈鱼,不过是西门坡一号女人的悲情象征。

小说提出了一个诘问,如果现实生活不能给女人幸福,那么由这些不幸的女人自发组织而成立一个类似西门坡一号这样的自救群体能否行得通?毕竟口渴的人有喝水的权利。

《西门坡》对小优、小福、飞比这些遭遇伤害不幸不谙世事的孩子给予了许多成长期的忧思,对未成年人的培养教育和身心影响同样发人深思。蜈蚣女人石玉华,为了阻止飞比和死刑犯妈妈见面,竟然割腕自尽。这种极端的令人不堪承受的有点自私的母爱,已经超越了母爱的底线。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假如飞比的亲生母亲为了阻止飞比,能否如石玉华以死相拼,真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西门坡一号的女人们,因为个个有一段血泪史,所以在心理承受和感情归宿上,超越了常人范畴,近乎于宗教式的殉道精神令人一声叹息。作为一个隐秘的特殊群体,西门坡一号不但收养着一群无家可归的女人,同时也收养着一群流浪儿,这些孩子被分配给每一个西门坡的女人负责,充当着不是妈妈的妈妈角色。石玉华为了留住飞比喊着:“既然把他分给了我,既然他朝我叫妈妈,我就是他的责任母亲,我有权利保护他,他就是我的儿子,我就要对他负责。飞比就是不要见那个女人,就是不要见杀人犯,杀人犯都该千刀万剐。”这里石玉华并不是飞比的亲生妈妈,只是临时被安排照料的一个保姆罢了,而杀人犯才是飞比的亲生妈妈。

这是一个母亲的声音,充满了无私无畏的母爱,当这种母爱不能付诸行动,受到阻碍时,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血腥和残暴的一幕。尽管这对母子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依然不能阻挡强有力的母爱。还有庄老太即曹凤霞,为了弥补年轻时对丈夫及丈夫情人的伤害,竟然在晚年重返乡下,当牛做马伺候丈夫及丈夫的情人,而且在被丈夫施以暴力,戴着脚镣时仍旧无怨无悔。这样的赎罪堪称天下奇闻,世上少有。要知道,当年庄老太的丈夫是被庄老太捉奸与情人在床上时,而且经再三好言相劝,丈夫仍就不思悔改,庄老太才一把火烧残了丈夫及其丈夫情人的。

《西门坡》的女性理想主义实验性质非常明显,所谓西门坡其实是一种海市蜃楼的幻想。《西门坡》带有逃离现实的寓言性,以虚幻的理想主义开始,以悲情的现实处境结束。这是小说的艺术虚构和思考,也是作家对于女性不幸命运的强烈同情与悲悯。

相关新闻推荐

在线客服 :     电话:400-9155-4156     邮箱: 622464521@qq.com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县小兰工业园

南昌德雷建材有限公司是以绿色环保为主,将“德国品质、值得信赖”的产品特性结合高科技新型建材原材料融入到产品中,不懈地追求可持续发展,以科技进步、产品优异、服务满意和安全环保推动规模化发展,2006年进入建筑防水行业,10余年来,为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工业建筑和民用、商用建筑、中国的家装提供防水材料供应商。

Copyright © 2016-2020 南昌德雷建材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